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人妻  »  老婆变淫荡
老婆变淫荡
近来越来越发觉,将老婆的裸照上传到网站分享,已经不能给我更大的剌激感。不是因为没有人响应或者响应都只是千篇一律,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,都是不认识的人,有时很难想象他们看到老婆的艳照时的反应和表情。我真的很想看着别人看到我那外表纯情的妻子的艳照时,到底会是怎样的反应,于是我开始策划如何将老婆的裸照给其中一个最要好的朋友看。

  我那个朋友叫阿明,和我从小就认识,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读中学时的同学。

  我和老婆的结识都是透过他,所以现在让他看看我老婆的艳照,就当作回馈他好了。他都不算条件很差的人,只是心头高了点,经常都喜欢条件很好的女子,所以到现在还只是单身。

  由于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,而他不时都会来我家作客,所以很清楚我家里的摆设,所以就算那些相没有拍到脸,或者在遮了脸部,他一看到照片都应该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。只是怎样才能给他看又不致泄漏?而且到底他是欣赏,还是会向我老婆说我拿她的裸照四处上传?

  我计划了很久,终于有一天当我在MSN见到阿明时,就开始试探他。

  「阿明,我刚在网上看到一辑相,那个女子在酒店拍艳照,拍得很美,你要不要看?」我当然真的有这么一辑相。

  「好呀!你传给我吧!」在计算机屏幕中看到阿明这样说。

  「档案有点大,我先传几张给你看,看看你喜不喜欢?」打完这段说话后,我就分别上传了六张图片,其中一张是老婆的照片。

  那张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,老婆跪坐在床上,下身只穿了一条红色薄纱内裤,上身穿一件开胸恤衫,不过恤衫的钮扣全打开了,衣襟向两边拉开,只刚刚遮着乳尖,白晢的肌肤暴露在两片衣襟间。为免太张扬,这张相没有拍到脸,而且背景只是一片白墙,但床单的花样和老婆颈上的链我都没有遮掩,好留些蛛丝马迹让阿明发现。

  过了一会,看到阿明的回复:「有一张相好像不是同一个人,而且像似在家中拍的。」「是吗?难道我传错了?让我看看。」我假装翻看记录,一会之后才对阿明说:「是有一张传错,你删除它就可以了。那个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欢吗?若你喜欢那我传给你。不过有三十多张图,会有点久。」「好喔!那个拍得很美,你就传给我吧!」阿明说。

  过了一会,当所有相片传给阿明后,他都再没有再提老婆那张相片。为了引起他的主意,我故意说:「那些图看了吗?那个女的身材真的很美,而且照片都拍得很有美感。」「正在看,真的很正点!」阿明说。

  「那刚才传错的照片删除了吗?」若这样阿明都没有留意那张相有问题,那他就没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艳照了。

  「那张相还未删除,而且那张相都拍得不错。」阿明说我还来不及回应,又见到屏幕打出:「那张相是否有什么问题,为什么你这么强调要张照片删除?」「没有什么特别,那只是其中一个网友的老婆的相片,不小心外流给你不太好,所以才叫你删除。」我说。

  「真的吗?人妻的艳照,哪还有没有多一些?」阿明说。

  哈哈,看来阿明都是一个大色鬼。我说:「有是有,但那不能外流。」「不要紧吧!我不说,你不说,不会有人知。那今个周未我来你家看,那就不会外流。」阿明说。

  「这不大好吧,我答应了那人只是留给自己看。」我说。

  「若你不给我看,那我向阿欣(我老婆)说你的计算机有别人妻子的照片。」阿明居然要挟我起来。

  「那好吧!但是我只有这一辑相,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,而且不能拿走相片。」我假装被要挟。

  因为经过长期调教,老婆其实早答应我张她的裸照上传到其中一个网站和人分享,她不单有看网友的响应,有时更应网友的要求拍下网友们想看的照片。而她当然更和我一起欣赏其它人的艳照,所以我又怎会怕阿明的要挟。

  到星期六下午,当老婆和她的朋友们逛街时,我就约了阿明上来。他一进来看到阿欣不在,就到我书房,说要看那辑照片。

  在阿明到来前,我其实已经将其它照片藏起来,只把上次那辑老婆穿着恤衫和红色薄纱内裤的相片放在计算机中。而且特别在厅中放了一张我和老婆的合照,相中的老婆就是戴着那辑艳照中的项链,我更把在那辑照片的红色薄纱内裤放在洗手间的洗衣篮内,希望阿明可以从这些蛛丝马迹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。

  那一辑照片有十多张,由老婆穿着恤衫和内裤开始拍,一路拍她解开衣襟,除下内裤,直到光脱脱躺在床上。不过所有照片都没有看到乳头和阴户,因为我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,要留一点神秘感,使他印象更深刻。

 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着他一张一张的欣赏每一张相片,尤其是越后,老婆脱得越多的照片,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细。

 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,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。就连我这个看过老婆的身体千百遍的人,小弟弟都禁不住举起来了。何况是第一次欣赏我老婆的阿明?我已经看到他的裤裆胀得高高的,而且更开始用手隔着裤子按压自己的小弟弟。

  「明哥,这辑相是很正点,但你可否忍一忍,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枪哦!」我说。

  「对不起,但我第一次看到别人妻子的艳照,还要是这么美的人妻!我一想到她平时是个贤淑的妻子,但现在在我面前将一件件衣服脱下就让我兴奋死了,跟本不能忍着不打手枪。放心,我不会弄污你的地方。」阿明一直看着屏幕说,说罢还有恃无恐地伸手进裤内打起手枪来。

  我本想转身到洗手间拿纸巾给他,但细心一想,一会他到洗手间清洗时,才有机会看到老婆的内裤,于是我只好留下来。

  我终于看到别人看到老婆的艳照时的表情了,而且这个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。那种剌激感与在纲上放照片给陌生人看,真的有很大分别。不知不觉,我都把手伸进裤裆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枪来。

  我边看着相片和阿明的表情,边幻想着老婆正躺在我们面前,三数下套弄之后,我的小弟弟已经胀到有点发痛。亦因为这样,我很快就缴械了……我在洗手间清洗完,再将老婆的内裤放得当眼一点后就出来,那时阿明已经在洗手间门外等侯了。我坐在客厅等着,很想让阿明发现相中人是我老婆,但又担心他知道后有何反应。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间,终于听到阿明从洗手间出来。

  我怕我的表情会露出马脚,于是坐在沙发,背着在我身后的阿明说:「你有没有清洁干净?我不要替你抹精液!」「那当然有!我想看那辑相多一遍,可以吗?」阿明说。

  「刚刚才看完,还打了手枪,你还要看多遍?」我说。

  「是哦,看一看就行了。」

  「那快一点,阿欣快回来了。不要再打手枪呀!」我向着已经走进书房的阿明说。

  阿明一转入书房,我就跑到洗手间门前,看到放在洗衣篮那条内裤已经不见了,看来阿明开始有点怀疑了。

  我坐回沙发上,不消一会看到阿明从书房伸出头对我说:「阿志,还有没有别的相片?」「没有啊!那人只给了我这些。」我说。

  「阿欣真的没有拍别的吗?」阿明说「没有,都说阿欣只有这辑……」我还未说完,阿明已经插口说:「哦!阿欣只有这辑相吗?原来那人真的是阿欣!」我当时真的不懂反应,细心一想,才知自己刚才中了阿明的圈套。冷静下来后,我说:「不是,不是,那人不是阿欣,只是你突然说阿欣的名字,我才跟着你说。」「那为什么这条在洗手间找到的内裤,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样?」阿明拿出阿欣的内裤说。

  「那……那……我看完那辑,见那条内裤很美,才买给阿欣的。」我一早已想过阿明会这样问,于是用颤颤惊惊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词。

  「不要不承认了,那人就是阿欣,若你不认,我问阿欣有没有拍这些相片好了。」阿明说。

  「不要,不要。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是……阿欣,上次不小心错误传了相片给你,你……不要向她说。」我装作惊惶的说,但其实心里乐透了。

  「我不说也可以,但还有没有别的呢?」阿明居然要挟我起来。

  「真的没有了。那次是我第一次拍,早几天才整理相片,还不小心误传了给你。你记得不要对阿欣说。」我很辛苦才忍着笑说出来。

  阿明低头想了一会,好像我之前所估计的说:「那你拷贝多一份这些相片给我,我就不对阿欣说。」「那当然不行,你现在已经要挟我起来了,若给你拿了相片在手,我怎知你会如何要挟我们?若你要说,就向我老婆说好了,最多当少了这个朋友。而且那些相片都没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,老婆虽然会生气,但我想都不是一件严重到不能原谅的事。」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样说,否则可能真的就范。

  「对不起,是我一时想歪了。」阿明一脸内疚的样子。

  「算了吧,始终是我的不是,不小心给你看到那些照片。你记得替我保守秘密,否则阿欣一定不会再让我拍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还打算再拍吗?」阿明问道。

  「那当然啦!这些照片不在年青时拍,难道到人老了才拍吗?」我理直气壮地说。

  「你就好,可以天天看到阿欣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又可拍到这么美的照片,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。」「其实你条件不错,只是你心头太高,所以才觉得个个女孩子都不好。天下间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?快些找个女朋友,就可以好像我一样了。哈哈……」「唉!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,我都想象你拍一些这些照片。」阿明说。

  「那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交流了。你刚才看了我老婆的相,我都要看回你女友的照片。」和阿明说了这么久,终于给我等到这个机会,自自然然地说出我想说的。

  阿明愕然地望着我,我就继续说:「你不会打算不让我看吧?阿欣的艳照你都看过了。不过若你女友不肯让你拍,我都不会迫你的。」阿明低头想了一会,说:「好,那只是看看而已,而且我都不知何时才有女友。」「那你要努力了,若你有相片,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换看,这样你才有动力去结识女朋友。」「你这样说,害我又想看那辑照片了,一想到那是阿欣,我的小弟弟又胀起来了。」阿明未等我响应,已经再走入书房了。

  那天阿明在两个小时足足打了三次手枪,后来还将老婆那条内裤套在小弟弟上打手枪。最后要我说推说老婆快回来了,才能赶他离开。

  阿明离开后不久,老婆就回来了。我正在书房看着刚才展示给阿明的相片。

  老婆走进书房,向我说:「你整天看着这些照片,不会厌吗?」「当然不会,老婆你真是百看不厌。那些网友都是这样说。他们不单说你百看不厌,更是百干不厌。」老婆打了我一下说:「我都不知为何当初答应让你把照片放在网上,弄得我好像淫妇一样。」「不会是淫妇,你只是艳妇而已……」我边说边跳起来,紧紧抱着老婆了。

  我双手紧抱着小蛮腰,口已经吻在老婆的小嘴上。当她挣扎变小后,我双手从下伸进她的T恤内,隔着胸罩抓着老婆的乳房。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,但是乳型是我最喜爱的吊钟型,而且很有弹性,摸起来真的很舒服。

  搓了一会后,我就将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,直接抓着两团滑滑的肉球。感受到那两颗小乳头在我的掌心中慢慢变硬。

  当看老婆由挣扎变成配合后,我将她上身的衣服脱下,从后抱着她,双手继续搓弄她的乳房。我很喜欢用这个姿势把玩老婆的乳房,因为可以从高处欣赏着自己双手怎样搓弄将双坚挺的乳房。一时将那双乳房向中间挤去,弄出一条又深又长的乳沟;一时又拉动那两颗小乳头,将乳房拉得左摇右摆。

  老婆双手伸向后绕着我的颈子,整个身体依傍在我身上。我空出一手转攻老婆的下身,先把她的裤子解开,让它沿着两条滑滑的腿掉在地上,露出一双雪白的长腿,和长腿跟部那条紫色的通花内裤。我的手伸进那条薄薄的小裤裤,轻轻拨动内里那一片草丛。几颗指头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就再向草丛下方移去。

  指尖碰到一颗小肉芽的时侯,不知是兴奋还是干涩而带来痛楚,老婆在我怀内轻颤了一下。我按着那颗小肉芽轻轻打转,因我知道只要这样弄一会后,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会淫水泛滥。

  我的手指伸向阴户口,那里果然已经充满淫水,我真的很想就这样将手指滑进阴道内,不过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,所以我用中指在阴户和肉芽间不断前后磨擦。兴奋的老婆更主动将右脚抬高放在计算机前的椅子上,好让我可以更轻易碰到阴户深处。

  老婆搂着我颈项的手一早已经放开,她一手抓着那个在空中荡漾的乳房,一手就伸进我的裤裆中,上下套弄着我的肉棒。我放开抓着她乳房的手,替自己脱去裤子,好让迫得有点发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间。而且更可让老婆的手在毫无阻隔的情况下快速套弄着我的宝贝。

  「老公,快点进来吧!」老婆已经主动把内裤拨到一旁,露出她那个湿湿的阴户。

  刚才看着阿明欣赏着老婆的裸照,看着他双眼发光似的盯着屏幕,而且还当场打手枪。虽然我都实时打了一炮,但现在仍然很兴奋,所以平常爱吊吊老婆胃口的我,今天就很听话地提枪从后插进老婆的小穴。

  我从后看到老婆双手按着桌子,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计算机屏幕,看到她被我干得头发乱飞,突然想到将老婆的艳照播放出来,于是我空出抓着她腰肢的手,调教计算机将照片播出来。

  「老婆,抬头看看你自己的照片。网友们日日夜夜就是看着你这些照片。」我说。

  老婆只是抬头看着照片,并没有响应我,于是我继续说:「就是这一张,A兄看后说要来舔你那又红又湿的小穴哦!你要他来舔你吗?」「不要,我只要老公舔。」「不要吗?可你现在的小穴夹得我紧紧的,是否正在想着被别的男人舔着小穴?」「不是……不是……快点……老公……快点……」「若你不承认,我只好慢慢来,让你多些时间想清楚。」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但加大了前后摆动的幅度。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这样干她,因她说这样会很吊胃口。

  「你……又这样,呀……当初不应……向你说。难受死了,不要再这样……快点给我……」「那你快点说要哪一个去舔你的小穴?」「你说……哪一个……就哪一个……」

  「就叫你的好友阿明来舔你的小穴,然后用他的小弟弟来干你。」我说。

  「好……喔!阿明……来干我喔!还要他……大力……力一点。」老婆说。

  其实我们都不是第一次把身边的朋友当作性幻想对象,所以老婆都肯配合着。

  我装成阿明惯常的口吻说:「阿欣,读书时我已经很想干你了,想不到现在真的被我干到。」「我……都等了……很久……快来……快来干……我……啊!」我们就这样边说着淫话,边站在书房做爱。大约十分钟后,我把精液全射进老婆的阴道内,然后两人软软的躺在地上休息。

  老婆先进厕所清洗,但她一进洗手间,就听到她的叫声:「老公~~你又用我的内裤打手枪吗?肮脏死了!」「没有哦!」我装出一副傻脸说。

  「那为什么我的内裤全弄湿了?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。分明是你弄污后用水洗了。」我走到洗手间门前,看着老婆一手高举着内裤向我说。

  我低头装作沉思一会,然后对老婆说:「真的不是我。但为何内裤会湿了,难道……」「难道,难道什么?我早说了不要再拿我的内裤去打手枪!」老婆叉着腰对我说。

  我抬起头一脸疑惑的说:「你肯定那条内裤没有湿,而且放在洗衣篮吗?」「我今早才换出来放在洗衣篮中的,怎会记错?」老婆说。

  我正视着老婆,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果然老婆疑惑起来,说:「不是有什么问题吧?你的表情怪怪的。」「我……算吧,应该不是的。」我说。

  「什么算吧?快点说。」

  「没有什么,我想不是的。」我续说,但心中开始有点紧张。

  「快说!什么事?」

  「刚才……刚才阿明上来帮忙修计算机,因为之前计算机不能上网。临离开前躲在洗手间十多分钟。会不会是……」我说。

  「不会吧?有时阿明来时我都忘了收起内衣裤,但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。」老婆口虽这样说,但我听得出她都有点怀疑了。

  「唔……哎呀!」我冲进书房的计算机前,跟着说:「老婆,原来是这样!」「什么事?」老婆跟着我进书房,很紧张的说。

  「刚才我叫阿明到来修计算机,但忘了在桌面有个数据夹写着「阿欣自拍」。

  我想他是看过里面的照片了。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经加密处理,而且移去别处了,这里的十多张照片都没有露出重要部位。」我看到老婆的一脸苍白呆望着我,一会后才懂骂我:「羞死了,你叫我以后怎样见人?你……你这么不小心,我……我……」「对不起,我一向都很小心,只是这辑还未处理。不过那些相中,你都只是摆一些性感点的姿势,又没有露出重要的部位,就当穿着泳衣好了。」我说。

  我看到老婆的脸开始泛红着说:「当然不一样了,那些姿势这么……这么淫荡。这……这次被你害死了!」跟着一整个下午老婆都闷闷不乐,看了一会电视就躲在房中睡觉,但睡了一会又走出客厅看杂志。总之坐又不是,站又不是。

  其实老婆都已经答应我将照片上传给网友看,我还后只会觉得尴尬,但想不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。

  「老婆,看到你这样坐立不安,不如我致电给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没有看过好吗?」我说。

  「不要哦!我……」

  「就让我打探一下,若他没有看过那你就不用白担心。」我说。

  「但……若他看过了,那怎么办?」

  「若他看了都没有什么问题。那些照只是性感一点,这些照片在网上都经常看到。而且他只看过,又没有拿走,很快他就忘了。问清楚总比日猜夜猜好。」我一边拿起电话,一边说。

  心里慌乱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说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,没有阻止我拨电话。

  阿明很快就接了电话:「喂!阿明。」

  「哈啰!阿伟。找我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没有,只是想谢谢你今天帮我修理计算机。」我说。

  「你说什么?我哪有帮你修计算机?我要谢谢你让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。」「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计算机弄好,不像平时哦!」我说。

  「啊?你今天发生什么事?说话怪怪的。」阿明说「没有,没有,只是问问而已。」我说。

  「若没有事,那我要挂线。」

  「好,没有问题。」我说。

  阿明挂线后,我继续对着电话筒说:「是吗?那辑相是在网上找到的?」老婆听到我这样说,双手紧紧的抓着我,将耳朵靠过来。

  我怕被老婆听到对方早已挂线,于是把头向另一边靠,继续说:「当然是真的。」「怎会呢?那个怎会是阿欣?」我说。老婆听到这里,已经掩面走进睡房。

  我在客厅装作继续讲电话,约十分钟后才「挂线」。

  我进入睡房,看到老婆抱着枕头坐在床上呆呆出神,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。

  「老婆。」我轻轻拍一拍她的肩说。

  老婆抬头看我说:「他……他真的看了吗?」

  我点一点头说:「我极力说那是别人,但他认出了你的内裤和项链,而且背景都认出了。不过我没有亲口承认,只叫他保守秘密,连对你也不可提起。」「那他还说了什么?」老婆说「刚才心都乱了,都忘了他说什么。只记得他说夫妇间拍这些清凉照都很平常,他都说他不应看这些照片,还向我说对不起,只是当他知道是你的照片时,忍不住看了。到后来他都是说一些赞美你的话,他说你的乳型很美,腿又长、皮肤又白又滑;又说若知道你可以这样骚,就不会介绍给我了。」「是吗?」老婆低着头说。

  「最后……最后他还说,可惜没有看到你的重要部位,说很想看一看你的乳头。他说你那两颗小乳头一定是很美的粉红色,而且很想看看那湿湿的小蜜穴。

  若下次再拍,记得叫他一起看。」我特别说得色一点,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欲。

  老婆轻轻打了我一下:「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这么坏,一整天就想着看人家的身体。下次他再提起,叫他自己找个女友看。我是你老婆,怎可以给他看?唉!

  以后看到他多尴尬!」

  「今晚不要多想,早点睡吧,过一阵子让大家淡忘吧!」说罢我拥着老婆进入被窝。

  【完】